最爱肤白貌美大长腿

福华/瑟莱/all苏/all铁/all锤

忘羡/花怜/冰秋/风水双师

偶尔可逆偶尔可拆,荤素不忌

杂食党

掐指一算,感觉自己该更文了,都掉粉了_(:з」∠)_

澜澜的胡子能叫胡子吗?那是玫瑰花的刺!!_(:з」∠)_

他在对我笑诶

我也就看了几百遍

读书笔记

余华——活着


一些描写和句子


老人黝黑的脸在阳光里笑得十分生动,脸上的皱纹欢乐地游动着,里面镶满了泥土,就如布满田间的小道。

这位老人后来和我一起坐在了那棵茂盛的树下,在那个充满阳光的下午,他向我讲述了自己。


我看到老人的脊背和牛背一样黝黑,两个进入垂暮的生命将那块古板的田地耕得哗哗翻动,犹如水面上掀起的波浪。

随后,我听到老人粗哑却令人感动的嗓音,他唱起了旧日的歌谣,先是口依呀啦呀唱出长长的引子,接着出现两句歌词—— 皇帝招我做女婿,路远迢迢我不去。


我向爹的房间走去时一点力气都没有,身体软绵绵,两条腿像是假的。我进了他的房间,站在我...

【基锤】薄荷酒 第十章


要怎么逃出去?

第二天清晨,Thor感觉到Loki像是离开了,悄悄的睁开一只眼来瞧,果真走了。他舒了一口气,从床上坐起来,陷入沉思。

这个房间不完全隔绝,他早发现了,至少空气是完全流通的,不然以他现在凡人的身体,恐怕早因为缺氧死了。
风也可以吹进来,外界的声音也能听见。
但似乎这房子里的一切都传不出去,无论他怎样对着窗户外面喊,做出怎样夸张的表情,外界的人都无动于衷。

那么也许可以这样以为,除了空气,所有的信息近入这屋子都是单向的,只进不出。
那人是否也能进来?
假若人能进来…好像也并没有什么帮助…
如果那个人没有能力从内部破开Loki的法术,也只能和他一样被困在这里罢了。
想到这里,他沮丧了...

李碧华——秦俑

李碧华写文好有诗意,想学。

读书笔记

李碧华《霸王别姬》

一些描写和语句


谁知天黑得早。还下了一场轻浅的初雪。
它早到了,人人措手不及。两行足印,一样轻浅,至一座四合院外,知机地止住了。
不可预测的天气,不可预测的未来。
孩子倒退了一步。


一个个在强忍饥肠辘辘,饿得就像汤中荡漾着的菜叶,浅薄,无主,失魂落魄。


天色已经阴暗了。
玉屑似的雪末儿,犹在空中飞舞,飘飘扬扬,不情不愿。
无可选择地落在院中不干净的地土上。万籁俱寂。
所有的眼睛把母子二人逼进了斗室。才一阵。“呀——”一下非常凄厉,惨痛的尖喊,划破黑白尚未分明的夜幕。

这张朦胧的脸,眉目依稀,在眉梢骨上,有一道断疤。是的。年代变了,样子变了。只有疤痕,永垂不朽。...

【基锤】薄荷酒 第九章


Thor脸色难看的坐在床上,不肯有下一步的动作。Loki要去牵他起来,但被他一巴掌打开了。
"离我远点。"

Loki挑了挑眉。
"真要我请你么?"
Thor不答。
Loki再要去抓他的手,他一时不察,被他牢牢攥在手里。
Thor不悦的皱眉,动了动手腕,一时竟挣脱不开,有些窘迫。想来是这些天没吃下什么东西,浑身乏力。

Loki见他又是恼怒又是窘迫的,不由打趣他道:"看你,连反抗我的力气都没有。"
闻言,Thor只不屑的哼了一声,心中却知道他是对的。这样毫无反抗之力,实在弱得让人心惊。
有反抗他的力气就真能反抗他吗?未必,只是求个心安,现在Loki...

不说什么了,立场明确,爱他,其他不听不看不想,这就是检验真爱粉的时刻了

AliceandHatter:

这几天又看到海黑拿学历来黑海拉踩找优越感,实在看不下去了,我觉得我有必要说一下,抖森和阿海,这两个人是风格完全不同的演员,他们的出身阶层也完全不同,是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的,抖森他的母亲是剧院艺术总监,父亲是科学家,虽然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,但怎么说呢从小他的家庭状况,就能让他受到良好教育和戏剧熏陶,一路从牛津龙小学到伊顿再到皇家艺术学院,这些学校学费可不是盖的,光皇家艺术学院一年就2.6万英镑了,他的表演更多来自家庭熏陶和学校专业训练,是很专业的演员,而阿海呢?家里是中产阶级(可...

【基锤】薄荷酒 第八章


自那日吵过后,接下来的几日里,两人之间总有些散不去的冷冽硝烟。只要是面对着遇上了,都赌气似的,谁也不给谁个好脸色。

磕磕绊绊本是常有的,这次却生生划出一道界限。
对于Loki来说,这界限,也是最后的防线,用于自束,束缚住那些见不得光的念头。

不是过不去,不过是一层薄薄的窗户纸,他抬一抬手指,轻轻一戳,便破开了,也破开了这千年来亘古不变的兄弟名分。
——是越界,所以将破未破,举棋不定。

而Thor,界限是他刻意划出的,倒不是真的因为Jane才挑起事端,只是突然明白了,总归得有个了断。

没有什么纠葛是永存的,即使是不死不休的纠葛,死了,便也了结了。

他和Loki的了结,只是早晚而已,Loki

1 / 5

© 十一 | Powered by LOFTER